職業捉奸人產生背景3、4月份以及9月份是高峰期

2020-05-02 14:04 來源:未知
  

 遭遇妻子質問的丈夫們,通常不會承認自己出軌,更有甚者,還會挑釁式地跟妻子說:“你有證據嗎?”

有5年從業經歷的阿風,已經算是團隊里經驗豐富的“老手”。相比之下,團隊負責人翁語(化名)更加資深。2008年前后,在律師朋友的介紹下,翁語開始接類似的單子,后來成立了“北京私家偵探赤色女子調查團隊”,專門接待女性客戶。

一開始,翁語北京私家偵探曾對“丈夫們”的所作所為感到震驚。“那時候也會覺得,世界上怎么還有這樣的人渣啊。”后來見得多了,她已經不再覺得驚訝,因為什么樣的人都有,轉而認為“這種人渣就得好好收拾才行”。

“你不知道他們有多過分。”翁語說,遭遇妻子質問的丈夫們,通常不會承認自己出軌,更有甚者,還會挑釁式地跟妻子說:“你有證據嗎?”還有的丈夫,出軌后直接起訴離婚,被動的妻子只能選擇應訴,但卻沒有證據能夠證明丈夫有過錯。

有的丈夫為了順利離婚,在向法庭提交的訴狀里列舉了一大堆妻子的缺點,將這些作為離婚的理由,卻絕口不提自己有外遇的事。“甚至連孩子考不上大學都能作為離婚理由列在里面,很可笑吧。”翁語說,如果不是被丈夫逼到一定程度,委托人也不會來找他們。

曾經有一個委托人,在聯系翁語北京私家偵探之前,已經自己抓到過一次丈夫出軌,因為當時丈夫直接把小三帶回家,被出差回來的委托人當場撞破。在丈夫的懺悔下,委托人沒有大鬧沒有報警。沒過幾天,丈夫矢口否認被捉奸。此時的丈夫,全然沒有了上次的窘態,而是徑直湊到妻子的臉前,抬眼看著她小聲說,“你抓到我一次,還能抓到我第二次嗎?”翁語說,顯然男方已經咨詢過律師,既然妻子沒留有證據,為防妻子錄音,死不承認被捉奸。

并不是每一個委托人都為了財產,有些委托人,只是單純受不了丈夫盛氣凌人的模樣,還有些就想看看小三長什么樣子。這些委托人里,有事業成功的外企高管,也有相夫教子的全職太太,共同特點是,他們都擁有較好的經濟基礎。

每年的3、4月份以及9月份是高峰期。翁語北京私家偵探解釋說,一方面是已經過完年,家庭內部積壓已久的矛盾會在此時釋放,另一個時間段,則是因為家里的孩子可能在9月份升入大學,妻子們終于可以不再顧忌,直面家中的矛盾。

具備心理醫生和離婚律師的素質的

  北京職業捉奸人

  翁語的團隊除了阿風還有十幾名員工,有全職有兼職。委托人要赤色團隊的行動支付兩萬起步,視難度適當增減。阿風每做一單可以得到七八千元,每月做兩單就比大多數城市白領的收入要高。現在他還不想換工作,他還在享受追捕獵物的樂趣。當被問到這個職業的法律爭議時,他依然難掩一腔為民除害的熱情。

  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以非常手段達到目的是私人偵探的價值所在,道德判斷在這個行當以一種帶有江湖氣的、替天行道的方式存在。翁語用一句話總結自己的做人準則,“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”。

  有人稱她是具備心理醫生和律師素質的私人偵探,她也不反對。不同的是,心理醫生讓人接受現實,向內獲得幸福;而翁語的方式似乎更加簡單有效,“就搞他吧,搞完你就痛快了!”

  至于律師——至少在《婚姻法》領域,翁語認為法律意識是她安身立命的本錢,曾有委托人找她辦事,上來就說要另一半凈身出戶,翁語一臉不屑,反問道

  “你懂法嗎?”

  注:為保護采訪對象隱私,文中均為化名。

上一篇:2019年度“影響教師的100本書”及TOP10圖書

下一篇:沒有了




场外股票期权平台